美国国会众议院15日举行第二场公开听证会,为针对总统特朗普的弹劾调查“取证”。美国前驻乌克兰大使玛丽·约万诺维奇当天作证,指认纽约前市长、特朗普私人律师鲁迪·朱利安尼等人在她任大使期间对她“抹黑”,同时批评特朗普政府处理乌克兰事务的方式及其对待美国外交官的态度。

       对乌政策“陷入混乱”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民主党人亚当·希夫主持听证会,现场经由电视向公众直播,持续大约5个小时。作为证人出席的约万诺维奇是资深外交官,2016年起出任驻乌克兰大使。

       约万诺维奇作证,她今年5月突然遭解职并离任以前,一直是朱利安尼等人所策划“抹黑活动”的“标靶”;特朗普今年7月与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通话时对她的描述“听着像是威胁”,特朗普个人对她的贬低让她“震惊”。

       约万诺维奇说,她看到的美乌总统通话内容相关备忘录显示,特朗普称呼她是“坏消息”,称她“要摊上事了”。

她就特朗普政府对乌克兰政策及其对待美国外交官的态度表达担忧。“我们的乌克兰政策陷入混乱……世界都知道,‘拿下’一个没有满足他们要求的美国大使是多么轻而易举”。

       她把矛头对准国务卿迈克·蓬佩奥,指认他没有击退“绑架美国对乌克兰政策”的势力,没有在她面临“危险的错误”攻击时给予支持。

       一名情报官员8月检举特朗普前一个月与泽连斯基通话内容不妥。那次通话触发众议院9月24日启动弹劾调查,重点是特朗普是否下令冻结对乌克兰将近4亿美元军事援助,以迫使泽连斯基调查前副总统、2020年总统选举民主党籍竞选人乔·拜登及其儿子亨特。

      美国驻乌克兰临时代办威廉·泰勒在13日首场公开听证会上说,美国政府经由“非常规政策渠道”推动乌克兰调查拜登父子,这一渠道由朱利安尼主导。

       特朗普发推特“恐吓”

       听证会开始不到一小时,特朗普在社交媒体“推特”发文,声称“玛丽·约万诺维奇所到之处都会变得糟糕”。

       被问及特朗普这段文字会对她和其他证人产生什么样的作用时,约万诺维奇告诉众议院情报委员会,“这非常令人害怕……作用是让人心生畏惧”。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希夫指认特朗普“恐吓证人”;特朗普辩解,说他有权表达自己的观点。

       共和党人没有正面回应约万诺维奇的证词,而是从拜登的儿子亨特着手,试图引导约万诺维奇承认,亨特在拜登任副总统期间供职乌克兰能源企业“可能构成利益冲突”。

       就这场弹劾调查,虽然民意调查显示支持者多于反对者,美国民众对特朗普的行为是否构成罪状、足以弹劾迄今没有共识。

       按照流程推算,众议院全体有望在12月末圣诞节以前就是否弹劾总统表决。调查随后交由参议院“审理”,以决定是否罢免总统。多数分析师预期,共和党人占据多数席位的参议院不太可能罢免特朗普。

前政治顾问被判刑

       此外,美国华盛顿联邦地区法院陪审团15日裁定,总统特朗普竞选团队前政治顾问罗杰·斯通所涉七项罪名全部成立,包括向国会作伪证和妨碍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团队的“通俄”调查。

        斯通现年67岁,是第六名因“通俄”调查定罪的特朗普竞选团队前成员。

        路透社报道,在受到指控的特朗普竞选团队前成员中,只有斯通和前竞选经理保罗·马纳福特拒绝认罪,没有为换取减罪、减刑而与联邦检察官达成认罪协议。马纳福特3月由两家联邦法院累计判处超过7年监禁。

       斯通所受指控包括在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就“通俄”调查作证时撒谎、妨碍米勒团队“通俄”调查以及干扰证人。

       陪审团裁决宣布时,斯通面无表情。检方要求法院在量刑宣布前羁押斯通,没有获批。量刑定于明年2月6日宣布。美联社报道,刑期可长达20年。

       法官埃米·杰克逊维持对斯通的“封口令”,即不得与媒体谈论所涉案件、不得在社交媒体发布相关言论。

       米勒2017年5月发起“通俄”调查,针对特朗普竞选团队在2016年总统选举期间是否与俄罗斯方面“串通”以及这名共和党籍总统后续是否妨碍司法调查。调查今年3月结束,起诉几十名美方和俄方人员,但没有发现特朗普及其团队2016年总统选举期间与俄罗斯政府“串通”的证据。

       斯通及其律师没有就陪审团裁决回应媒体记者提问。

       斯通常年活跃于美国政治和竞选咨询领域,曾为多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助选,是特朗普竞选团队早期成员之一,2015年8月离开,但一直与特朗普竞选团队保持联系并公开为特朗普助选。

       陪审团裁决宣布后,特朗普在社交媒体“推特”发文予以谴责,称斯通遭遇的双重标准在美国历史上“前所未见”。

       法官杰克逊当天还宣布,特朗普竞选团队前成员里克·盖茨的量刑定于下月17日在华盛顿联邦法院宣布。

盖茨先前与检方达成认罪协议,配合调查以换取减罪、减刑。他最近一次作证是在斯通所面临诉讼的庭审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