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央行(ECB)8日公布货币政策会议纪要显示,央行内部在货币宽松的尺度上出现了明显的分歧,鹰派声音凸显。但许多经济学家依然认为,欧元区经济出现二次衰退的风险正在加速上升,欧洲央行进一步扩大宽松的可能性很高。

  欧洲央行当天在法兰克福公布的这份9月货币政策会议纪要称,最近欧元汇率升值对欧洲央行9月份宏观预测中通胀前景产生了重大影响。尽管通胀预期水平逐渐回升,但中期内通货膨胀率仍将持续处于较低水平,远低于欧洲央行2%的目标。


  纪要显示在针对疫情的紧急购债计划的操作上,欧洲央行决策者们出现了明显分歧。有理事会成员强调,尽管紧急购债计划对抑制通胀下行发挥了积极作用,但9月份的通胀预测仍远低于危机前的预期水平。而根据目前的进展,1.35万亿的紧急购债规模可能必须全部使用,以抵消疫情对通货膨胀下行的影响,这符合市场预期。与此同时,也有成员指出,随着金融市场紧张局势的缓和,应降低每月购债的规模。这样可以为市场出现新的动荡时建立缓冲。

  事实上,关于欧洲央行决策层的分歧此前已有不少报道。欧洲央行理事会成员、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这位鹰派明确表示,欧洲央行没有必要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并警告不应助长市场的过度预期。

  他说:“目前货币政策是合适的。最近疫情的反弹尚未使欧洲央行的基本预测受到质疑。”他警告称,不要对进一步的货币宽松抱有过高的期望。

  ,许多金融市场参与者目前猜测欧洲央行今年将再次增加紧急债券购买计划的规模。一些经济学家预计将在1.35万亿的基础上再增加5000亿欧元,并将购买期限延长至2021年底。

  欧洲央行首席经济学家菲利普·莱恩在周二晚间的表态进一步增强了市场对上述预期的信心。莱恩称,长期容忍低通胀是不可取的。低成本、更谨慎的增强通胀的措施是增加足够的额外货币政策调节。这被广泛解释为迄今为止欧洲央行将进一步放松政策的最明确信号。

  从9月货币政策纪要来看,理事会的共识是增长和通胀前景非常不确定,为此愿意酌情调整其所有工具,以足够的“灵活性”确保通货膨胀达到其目标。

  而自9月欧洲央行货币政策会议以来,欧元区经济复苏前景显然变得更不乐观。首先,复苏的不平衡进一步加剧,这不仅体现在最大经济体德国与其他国家间的经济差距正在迅速拉大(这将使德国为首的欧洲央行强硬派更为孤立);更体现在欧元区制造业与服务业的冰火两重天,受疫情反弹的影响,欧元区最新服务业PMI已经重回50荣枯线以下。

  其次,欧洲地区疫情的发展使得该地区二次衰退风险上升。周四意大利报告的新感染病例创4月中旬以来最高,同一天葡萄牙也创下4月以来新高,德国等多数欧洲国家的新增病例也在继续增多。更有甚者,目前欧洲疫情最为严重的西班牙马德里大区刚刚实施不到一周的禁足令,被当地高级法院裁决推翻。考虑到流感季节将至,这可能意味着西班牙再次出现医疗资源的挤兑恐怕只是时间问题。由于疫情,自周二起巴黎所有的酒吧和咖啡馆都被迫关闭。法国统计局最新预测称,今年最后三个月法国经济增长将停滞。

  此外,即使是本轮经济复苏表现最出色的德国也在失去增长的势头。周三德国公布的8月份工业生产出现了意外的下降。欧洲最大的工业协会——德国机械设备制造业联合会(VDMA)周四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约四分之三的公司计划裁员5%至15%。三分之二的公司表示,直到明年年底甚至2022年销售才会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作为德国的支柱行业,机械设备制造业就业人口超过100万。

  荷兰国际集团全球宏观经济负责人Carsten Brzeski表示,考虑到年底欧元区可能出现二次探底衰退,这超出了欧洲央行的基本预测。因此,预期欧洲央行会扩大量化宽松,并将重点放在公共部门资产购买计划(PSPP)上,而不是继续实施其紧急购债计划(PEPP)。 12月的欧洲央行货币会议应该是摊牌的重要时间节点。

  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则明确表示,欧元区采取了有力的措施以保护生产和就业 ,“我们应该防止过早地撤回这些支持措施。”这位非经济学家出身的行长还致力于利用危机推进改革,这包括更多的银行整合,建立一个资本市场联盟,以及可以防范制裁等保护主义政策的更一体化的欧元支付体系。